秋江晚吟辞故人

【百日忘羡Day45】只要你出现在我生命中

=======宣群========

Only忘羡の日常186626792

=====入群须知======

★重点:Only忘羡、Only忘羡、Only忘羡

        不掺合其他任何CP,萌新进群请看完群公告

★本群现在正在进行的活动:#百日忘羡#

       (欢迎各位文手/画手太太一起参加)


    我叫温苑,6岁时和小伙伴在小区的花园玩,玩闹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大人,抬眼看去,那人身着纯白衬衫和深棕西装裤,瞳色是我从未见过的淡若琉璃的蓝,一双眼睛美得不应在人间,五官十分精致,可惜神色十分淡漠,令人不敢接近。

 

    “对……对不起。”他的包被我撞得“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我见状立即低下头,舌头打了结般话都说不好,生怕被他责骂。

 

    他并没说什么,拾起包后甚至揉了揉我的脑袋,然后走了。我很意外地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发现另一位穿着黑色T恤和深色牛仔、长得也非常好看的男人笑嘻嘻地走向他,注意到我后还冲我笑笑,他拉起男人的手,两人一起走回一幢楼内,注意到他们左手的无名指上都有一枚精致的婚戒。

 

    之后我就像按了什么开关,总是能遇到那两个之前没见过的人,他们几乎形影不离,次数多了后魏叔叔还时不时和我说几句,但那时我们的交集也仅限于此。我只知道他们的姓氏。那个穿黑T恤的人就是魏叔叔,全名魏婴,我见过最潇洒的人,穿白衬衫的则是他的爱人蓝先生,全名蓝湛。

 

    我转身回去,注意到花坛里的合欢开得正盛,粉色的花朵像一朵朵小扇子,摇出无限风华,不时有白蝴蝶落于其上,轻动翅膀歇于花丛之间,一派好风光。


    我16岁时总是和爸妈闹别扭然后自己出去晃悠,一次气得坐在小区的长椅上哭,魏叔叔突然拎着一袋零食拍拍我的肩,指了指一幢楼,就是我第一次见他们时他们回去的那栋,笑着说:“不小的人了哭成这样丢不丢人,什么事都过得去,来我家坐坐呗?”

 

    也许当时心绪太乱,也许因为对他们的印象不错,我鬼使神差地和他回去了。

 

    他们家是一套五加六的房型,不大不小,装修得很温馨,而且竟然养了一对兔子!我最喜欢兔子这种毛茸茸的小动物了,顿时就忘了烦恼,趴在兔子窝旁笑着专心逗弄兔子。

 

    “怎么样可爱吧。”魏婴在一旁抱臂看着窝里一灰一白两个小可爱,得意地冲我挑挑眉。

 

    “可爱!”我傻笑着,将灰色的那只拎到怀里摸啊摸。

 

    “吃前先洗手。”之前一直在帮魏叔叔收拾刚买来的零食的蓝湛突然拿了一袋原味薯片过来递给魏叔叔,然后将我怀中的灰兔子拎到自己怀里,把白的那只放到我怀里。

 

    什么情况?我实在想不通。

 

    魏叔叔很喜欢我,后来经常邀我去他家,一来二去地习惯了,就隔三差五地去找他玩儿,但他们从不留我过夜。

 

    魏叔叔是位历史补习老师,蓝先生是位首饰设计师,大部分时间包括工作都在家,所以我总是被迫围观恩爱。他们家还有一个房间专门放蓝先生为魏叔叔设计的首饰,数量可观,也比蓝先生的其它作品都别具匠心……但魏叔叔是个男人啊?

 

    比如一个上午。

 

    “二哥哥~”魏婴双手环上正在工作的蓝湛,没羞没臊地用自己的小名撒娇,“羡羡饿了,今天中午吃什么呀。”

 

    “孩子面前别不正经。”蓝湛放下手上的草图,拿开那双不安分的手,转身看他,“想吃什么?”

 

    “想吃的可多了。”魏婴点着手指笑得狡黠,“剁椒鱼头、水煮肉片、小龙虾、酸菜鱼和辣子鸡等。”

 

    “每天一样。”蓝湛淡定地起身走向门口,“我去买菜。”

 

    “二哥哥最好。”魏婴朝蓝湛挥挥手,然后走到我身边批改我刚刷的试卷。


    你们讨论吃的就好好只讨论吃的,考虑考虑我行么。

 

    “不错,比上次有进步。”魏婴改完后笑着夸我一句,左手撑着头和我聊了起来:“听说你们学校最近要开校运会了?”

 

    “嗯,我报了1500米长跑。”我点点头。

 

    “不错啊,以后每天我陪你晨跑,锻炼锻炼。”他揉揉我的头。

 

    “好啊。”我欣然答应,觉得蓝先生和魏叔叔更像我的亲人,被人这样关心再累也是幸福的。

 

    说实话那时我还觉得固然魏叔叔喜爱我,蓝先生却不一定,因为他眼中似乎只有魏叔叔,对我虽然也多教导,但都是淡淡的样子,也不太和小叔叔说话,虽然他好像对除了魏叔叔之外的人都这样,而之后我就意识到自己多虑了。

 

    就在不久后的早晨,我依约到楼下时没等到魏叔叔,却见蓝先生走了过来。

 

    “蓝先生早,今天您陪我?”我中规中矩地和他打了招呼,很紧张。

 

    蓝先生点点头,我们就一起跑步。蓝先生跑步时不跑完4圈不允许我休息,说因为停下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其实我想说之前和魏先生跑步时都是我跑他就跑,我停他也停,顺便谈谈八卦,不过当然没敢。

 

    和蓝先生跑步明显比和魏叔叔跑步辛苦和无趣,不过跑完之后他竟然问了我想喝什么,我顿时受宠若惊,结结巴巴地回答矿泉水就可以,他又问要冰的么,我愣怔地点头,在他去买时心想没看出来蓝先生也挺细心和体贴,魏叔叔都是自己想喝什么直接从家里帮我也带一瓶,哈哈其实魏叔叔也很好啦。


    其实无论最后比赛的结果如何,令我难忘的都只是在那一段什么都不懂但活力无限的少年时光中,他们陪我跌跌撞撞成长,从未走远的身影。

 

    我26岁时已经去了外地工作,但离家乡不远,还可以常去看看魏叔叔和蓝先生。

 

    一次我陪魏叔叔打扫卫生,最后就剩放满首饰的房间没打扫,那屋子魏叔叔从来都是亲自来,我不便插手,就坐一旁看书。

 

    魏叔叔低着头很细心地擦着一个又一个首饰盒,阳光透过窗户映暖他的脸,让他嘴角的弧度更加明亮。他时不时地打开一两个盒子,将里面的物品拿出来捧在手心摩挲好一阵子,眼中的满足都像要溢出来。

 

    “你也不小了,什么时候带个人回来给我们看看呀。”打扫完后他坏笑着看向我。

 

    “我还不知道喜欢人是什么感觉。”我瘪嘴回道。

 

    “喜欢啊。”他躺在沙发上望向那些柜子,右手摸摸脸,“于我而言就是蓝湛之前等我13年的无怨无悔,之后若是要我再想他13年,我也心甘情愿。”

 

    我细细打量起那些柜子,好像有些懂了。

 

    一阵古风旋律响起,魏叔叔拿出手机接听。

 

    “你回来啦,好我马上下去。”挂了电话后他眼睛亮亮地对我说:“蓝湛回来啦,我们去看电影,一起下去吧。”

 

    我们走到楼梯口时一只大狗突然摇着尾巴晃悠过来。

 

    “蓝湛!”魏叔叔顿时吓得脸都白了,急忙百米冲刺躲在了蓝湛身后。

 

    “我在。”蓝叔叔抱抱魏叔叔,又回身瞥一眼那只狗,狗见状“嗷呜”轻叫几声,蹬腿逃开了。

 

    “……蓝先生好。”原本在魏叔叔身边的我一阵无言,和蓝先生打过招呼后就看着两个已是而立之年还黏黏糊糊的男人走远了,莫名有点鼻酸。

 

    我时常想羡羡要是没有蓝湛怎么办,后来才真正明白了足够爱一个人就无谓前路晴雪,无关生离死别。

 

    你只要出现在我生命中,就是我的生命。


---

    很喜欢这种感觉,第一次尝试写出来,感谢看完的你。

评论(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