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江晚吟辞故人

【喻黄花吐】月夜花朝(五上)

大写的HE!因为托了为补偿大家准备结局爆字数,但今晚手速捉急实在只能码这么多,等我明天再来一大段!

贫血不是病……

ooc预警


    黄少天回去后洗漱完就往床上一躺,也许因为很累,竟然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训练的时候黄少天又把鼠标键盘一放,站起来就向训练室外快速跑去。


    其他人见状纷纷摘下耳机,看向训练室的门脸色纠结。


    “今天这都已经第三次了,黄少究竟怎么了。”徐景熙率先开了口。


    “黄少最近脸色好像越来越不好了。”卢瀚文的小脸上也写着隐隐的担忧。


    “他一直没说过话。”宋晓摸着下巴。


    “也不知道他去过医院没有。”李远眉头轻皱。


    “压力山大啊。”郑轩扶额,看向喻文州,“队长你最好还是去看看。”


    喻文州的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右手五指毫无章法地点着桌面,片刻后一语未发地追了出去。


    黄少天到自己房间时,随身带的塑料袋中已经装了不少花瓣,他趴在床边,底下放着袋子,继续吐得昏天黑地。


    “少天,你在里面吗?”不久后传来敲门声,喻文州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他吐得不能回答,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少天?”听到房间里的动静,敲门声更加急促。


    “队长。”半响后黄少天终于能回应一句,开口嗓子都是哑的。


    “我在。”门外的人显然一直等着。


    “明天帮我请假。”说完这一句他就把自己裹被子里面,不再出声。


    “明天我陪你看下医生吧。”


    没用的,除非你接受我。


    “你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吃得消,大家都很关心你。”


    我也不想,但喜欢这事控制不了啊。


    “……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门外传来叹气和渐渐走远的脚步声。


    终于走了。黄少天一下子把被子掀开,为晚上的计划给自己不停地打气。


    也不知道偷亲有没有用。


    到了深夜,觉得这时喻文州肯定睡得很熟了,黄少天悄咪咪地摸去队长的房间,拿喻文州早就给自己的备用钥匙小心翼翼地开了门。


    “文州?”他非常小声地问。


    喻文州没有回答。于是他走到床边,弯下腰蜻蜓点水般偷了一口香,床上的人睫毛似乎很轻微地颤了一下,但并没有醒的迹象。


    没用就真要最近表白了,黄少天的内心几乎是很方的。就在他发了很久呆起身准备地离开时,却被人一把拉回了床上。


    接下来就袭来很强势的一个吻,他不由自主地张开牙齿,任对方的舌在自己口中恣意略地搜刮,他愣怔地看着对方,喻文州也没闭上眼睛,而是一直注视着他。


    黄少天能一眼看出那眼神中包含的郑重与心意,直切地感受到对方的回应。他很受用,笑着双手环上人的脖颈,眼神也变得骄傲且具有侵略性。


    他们就这么对视着吻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实在透不过气才结束,分开后两人脸都是通红的。黄少天咳出一朵白百合,觉得唇已经麻了,自己和喻文州明天一早起来嘴肯定肿得不像样——不过管他呢,天知道他现在多激动。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