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江晚吟辞故人

【喻黄花吐】月夜花朝(四)

大改了这篇,改得甜甜的

文艺风没救了(趴

ooc预警


    到了夜晚,月色皎洁,洒遍人间,是再好不过的用来散步的天气。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前一后随意走着,他们一起穿过光线昏黄的住宅区,穿过灯红酒绿的商业街,最后躺在了景观湖畔的草地上休息。大城市的夜空并没有摄人心魄的满天繁星,只是单调的灰蒙蒙一片,但也可以看到有几颗星星依然在坚持着明亮地闪烁,像是迷雾中屹立的灯塔,为人们指引着方向。


    黄少天侧过身看向喻文州,对方看向夜空的神情沉静温和,不知在幻想着哪片美丽的风景。喻文州的唇角天生就看着像若有若无地勾着,让人看着就想占为己有。


    靠靠靠靠靠,就是这个人害我得了这个什么鬼花吐症,难受死了还不能说话,真是够了!他又平躺了回去。


    因为这个花吐症,黄少天的内心很复杂。


    两人躺在草坪上,头枕着双手望着夜空各自遐想着什么,一阵无言。


    "噗。"喻文州突然笑出声,"现在在有少天的情况中真是难得的安静。"


   "我去队长你什么意思,幸灾乐祸是吧,我真是看错你了!!!!!!"黄少天怒掏手机编辑短信,之后往喻文州眼前一递。


    "不是幸灾乐祸,我的意思只是少天平时话特别多而已。"喻文州语气狡诘。


    "没爱了没爱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你信不信。"黄少天一脸难以置信痛心疾首。


    "不信。"喻文州眯起眼睛,特别淡定地回答。


    黄少天一口气哏在那里,干脆不再打字,两人间便又是一阵沉默。


    "少天?"过了一段时间,喻文州侧过身对着黄少天,开口问道。


    "怎么,终于良心发现,要来向本剑圣道歉?"下一刻一个手机便出现在他眼前。


    "剑与诅咒是最强的组合。"喻文州语气郑重。


    "不,是基石与利剑。"黄少天的回答难得的简短。


    喻文州哈哈笑出声,用力一拍黄少天的手臂:"该回去了,利剑。"


    黄少天笑笑,突然侧过身子猛地咳嗽一阵。


    “少天?”喻文州眉头微皱,担忧地看着他。黄少天笑着摆摆手。


    “是该早点回去了,晚上凉。”喻文州将自己的外套穿在黄少天的身上,两人便站起身往回走。


    其间路过一座大桥,走到桥中间时黄少天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拉拉喻文州的胳膊向水面指去,不是过年过节,湖上竟然飘着几盏精致的荷花灯,荷花灯随水波摇曳,因为这一块是G市挺著名的景观区,桥栏上和远方的景观建筑上都亮着绚丽的暖橙霓虹灯,喻文州看着身边神采飞扬的黄少天,竟有一瞬间的错觉,认为自己看着一幅画。


    他不知道的是,在黄少天心中,刚刚两人一起躺在草地上随意相处,有话没话都不显得尴尬,才是最美的画面。   


    实在不行,乘晚上队长睡着时偷偷亲一次试试看?黄少天突然想到。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