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江晚吟辞故人

【喻黄】风居住的街道

重写了和cp合写的花语三十题的第一题:昙花 短暂的永恒,比原来的甜多啦,是一个系列

根据同名钢琴二胡合奏曲取了本章的名字,很动人的一首曲子,强烈推荐大家也去听听哦

写给亲爱的cp的贺文w @夜定却苏 

花语三十题

一:昙花 短暂的永恒

    六月的空气染了些初夏的气息,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有的人还套着一件不薄不厚的春秋衫,有的人却已经穿上了动人的连衣裙。傍晚时分,喻文州穿过满街的灯红酒绿,踏上了回家的楼道。这楼道年代已经有些久远了,木制的楼梯扶手表皮的漆已经尽数脱落,透出一股岁月的沧桑。但喻文州对这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依恋,对这片的屋舍情有独钟,毕业后也是挑了一个附近的单位工作,从未想过搬离这个地方。

    取出钥匙打开家门,便听到一声元气满满的:“你回来啦!”,接着一个身影就跑到了自己面前。黄少天穿着卡其色的卫衣,大大的微笑着,充满活力,看得喻文州也不禁将烦恼抛到了九霄云外,眼角眉梢全是笑意。

    黄少天帮他脱外衣的同时已经开始不停地说起了自己一天的所见所闻,喻文州耐心地听着,不时发表些自己的看法,讲些自己见到听到的趣事,两人相谈甚欢。

    其实黄少天是只花妖,喻文州搬进来之前就已经在这间房子中住着了,当初还把刚刚入住的喻文州吓了一大跳。他失去了之前的记忆,知道自己是花妖但不知道自己的本体到底是哪种花,也不记得自己已经在这房子中住了多久。喻文州性子好,和他好好谈过一次后怕他在外面不知何去何从,便留他一起在屋里住了下来,两人一起住相互间有个照应,也能热闹一些。

    之后就是一见钟情后日久生情的桥段,总之尽管性别相同而且人妖有别,两人现在还是成了一对情侣,不谈整日如胶似漆,日子过得也是甜甜蜜蜜,好不惬意。

    “说起来也好奇怪啊文州,我越看你越感到熟悉,说不定我们之前就见过呢!哈哈那样的话我们真是有缘!”黄少天常常笑着这么和他打趣。

    半夜的时候喻文州被身边的动静惊醒,看到黄少天睡得不怎么踏实,不断说着什么,不过声音太轻了他听不清。他帮对方将被子重新掖了掖,轻轻抱了抱对方。

    “文州?”黄少天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疑惑地望着他。

    “啊,抱歉,弄醒你了?”喻文州抱歉地笑了笑,抚上黄少天的头发。

    “没事儿没事儿~”黄少天的神态与平时不太一样,定定地望着他,一会儿后突然一把揽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了上来。

    之后自然便是一番翻云覆雨,激烈交锋。

    第二天是周六,喻文州是被一阵早餐的香气给撩醒的,穿着白色衬衫的黄少天在早晨显得格外精神奕奕。“文州,马上我们一起去一个地方吧。”黄少天端着一杯咖啡,眼中是说不上来的某种情绪。

    “没问题,少天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喻文州笑着点头答应了。

    他们去了离住所稍远的一处林地旁的小镇,一直在街市上闲逛到太阳落山。回宾馆放下大包小包的东西,吃过晚饭后喻文州便被黄少天拉进了林地中散步,黄少天娴熟地将喻文州带到一块花地前,成片的乳白色花骨朵在夜间被镀上一层星光,显得愈发朦胧梦幻。他们坐在草地上像平时那样闲谈,不知不觉已经夜深,那片花骨朵儿一点一点地舒展开来,绽放成最夺目的夜景。

    喻文州的心神被这不凡的美景深深地震撼住了,又好像有什么事物在脑海中呼之欲出,动作有一瞬间的凝滞。黄少天站起了身,一双望着夜空的眼眸倒映出漫天星辰,银白的月华洒在天地间,“这些就是昙花,昙花的盛放是瞬间,留给世人的惊艳却是永恒。”他说。

    作为他天天生活在一起的恋人,没人比喻文州更了解黄少天,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感觉到了什么,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问过对方一句话,因为他足够尊重并且信任自己的恋人。两人间的关系到了他们这种程度,彼此都已经离不开对方,彼此就是对方。

    他们连夜赶回了家,下车时街道口的风吹开两人的鬓发,风是注定短暂,一吹而过无法停留的,但有些事物,却是永恒。
















评论(3)

热度(13)